欢迎您访问  南方医科大学 收藏本站

首页 >平台

【广州日报】西非人董翰文:珠江医院儿科的“巧克力叔叔”

时间:2018-09-12 12:58:04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编辑: 张淼点击:
新闻摘要: 董翰文在看广州日报在2018年毕业典礼上,董翰文以留学生代表的身份在南方医科大学发表演讲,这位来自西非的朋友在网上也“火”了一把。董翰文的手掌非常宽大厚实,这让他在抱刚刚出生的新生儿时,能够“稳妥”十足。董翰文非常喜欢小孩,如今32岁的他,已经是一名一岁半女孩的爸爸。由于孩子不在身旁,他将更多的爱,注入在这群新生儿的身上。作为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ICU病房内的儿科医生,董翰文每天需要看护至少五名ICU新生...

董翰文在看广州日报

在2018年毕业典礼上,董翰文以留学生代表的身份在南方医科大学发表演讲,这位来自西非的朋友在网上也“火”了一把。

董翰文的手掌非常宽大厚实,这让他在抱刚刚出生的新生儿时,能够“稳妥”十足。董翰文非常喜欢小孩,如今32岁的他,已经是一名一岁半女孩的爸爸。由于孩子不在身旁,他将更多的爱,注入在这群新生儿的身上。

作为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ICU病房内的儿科医生,董翰文每天需要看护至少五名ICU新生儿患者,时时刻刻守护着他们的呼吸和心跳。在那一刻,他的眼里只有医生和患者,没有国籍和肤色的差异。

9月9日星期天,结束了早班的董翰文,脱下白大褂,在珠江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接受了采访。如今的他忙碌且充实,董翰文说:“等未来学成之后,我想将中国的医学带回非洲。”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我有过两个梦想:初中以前是想当兵,保家卫国;初中以后是想当医生,救死扶伤。”董翰文的第一个梦想,已经在自己的国家实现了;如今,他的第二个梦想,正在中国广州实践着。

儿时梦想成真

从保家卫国到救死扶伤

董翰文的家乡在万里之遥的西非国家塞拉利昂。

1986年,董翰文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而在塞拉利昂,人们讲究“多子多福”,董翰文的家中,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

家中孩子多,在当地,许多家庭对于孩子们都是采取“放养式”教育。

小时候,见过英姿飒爽的军人,董翰文想到了当兵,可以保家卫国。于是在初中毕业后,他便去了部队。但是去过国内的更多地方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国家更需要医生。

“在我们国家,医疗水平低下,看病难,有时候医院非常远,需要走一天才能到。”董翰文说,尽管对医生的需求非常大,但国内选择学医的人却很少,尤其是儿科医生,以至于小孩生病,大多数时候只能依靠自身抵抗力来痊愈,“毕竟学医确实非常难,而给不善于表达的小孩看病,更是难上加难。”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董翰文的心里埋下了“成为儿科医生”的种子。

2009年,董翰文拿到了政府奖学金,怀揣着自己的医学梦,董翰文和其他十多名非洲学子跨越万水千山,来到中国进修。

上课如同看表演

凉茶苦激励不放弃

学医并不容易。刚来到南方医科大学的董翰文,不仅要克服语言关,还要克服中文课本上的许多医学术语。

“最开始每次去上课就像是去看老师表演,完全听不懂,特别是一些专业术语,有时候难得想哭。”但董翰文却从没想过打退堂鼓,当兵的那几年,大大磨炼了董翰文的意志。

为了能学好语言,董翰文强迫自己多说中文,和会说粤语的人交朋友,每天晚上下课后,再花大量时间翻译专业书籍,进行英汉对比阅读。除此之外,为了了解中国国情和文化,他还坚持每天读新闻……日复一日,班上许多外国留学生或打发时间或选择退学,董翰文却坚持了下来。

2014年,在自己研究生导师的建议下,董翰文选择继续求学,攻读儿科方向的硕士生,并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毕业成绩。在2018年毕业典礼上,董翰文以留学生代表的身份在南方医科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他用流利的中文,诙谐地讲述广式凉茶给他带来的启发。

董翰文说,一开始来到中国的他,并不习惯吃本地食物,大多数时候只能买炸鸡汉堡。“但是吃多了容易‘上火’,我的中国同学带我去喝凉茶,原本以为就是‘凉的茶’,但没想凉茶是一种中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苦的东西,”但神奇的是,这碗凉茶的效果非常好,“这告诉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日后,每当董翰文想要放弃时,他都会想到那碗凉茶。

刚上岗遇难题

“巧克力叔叔”妙解尴尬

毕业后的董翰文,选择留在实习了半年之久的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

董翰文的日常工作主要是照料ICU病房里的新生儿。照料新生儿本就是一件细致活儿,更何况是ICU病房里的新生儿。“有时候一天要同时照顾五个宝宝,ICU病房里的宝宝大多是刚刚出生的,可能会带有一些高危因素,比如妈妈有糖尿病或高血压,对宝宝也造成了影响;有的则是属于早产儿。”

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的儿科诊室里,男医生只有三到四名,董翰文因肤色差异显得尤为突出。但是在儿科诊室的其他女医生的眼中,这位同事们口中“约翰”医生的细心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她们。

不过刚到珠江医院,董翰文碰到过不少尴尬和无奈。“最开始坐诊看病,很多小孩看到我就会害怕地跑开,最后只能让其他医生来帮忙。”后来,董翰文想到了办法。他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会先用英语和小朋友打招呼,拉近距离,紧接着又跟对方用普通话和粤语聊天。每每听到他的中文或粤语发音,小朋友们就会发出一阵惊呼和赞叹:“这个巧克力叔叔好厉害!”

董翰文称,为了能让自己更好地和家属们沟通,已经告别大学的他,依然需要每天晚上学习一个小时。“因为不同的小朋友症状不同,特别是ICU里的新生儿,大多带有高危因素,或者是早产儿,如何用中文去表达不同的专业术语,让家属更放心,这是需要我一直不断学习的。”

在广州成家立业

算半个“新广人”

来广州十年,董翰文已经越来越能融入这个城市:“我能算半个‘新广人’了!”包括在饮食上,他也逐渐习惯了粤菜,“虽然我不怎么饮早茶,但是基本上每天都会在饭堂喝广式靓汤。真系好好味呀!”董翰文笑着说。

董翰文的粤语大多是跟妻子学来的。他的妻子是广东韶关人,此前同样曾就读于南方医科大学,如今从事外贸生意。两人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一岁半的女儿。

董翰文认为,家长的压力是造成孩子的压力的主要原因:“不同阶段的小孩,对睡眠时长的要求不同。比如一岁到四岁,可能是需要12到14个小时;幼儿园之后,需要10到12个小时……但是很多小孩因为上培训班,缺乏睡眠和休息时间,这对小孩的大脑和发育会造成影响。”

如今已经在广州安家立业的董翰文,对于未来依旧充满期待。

“其实我也非常想学中医,但是中医的专业术语更难。以后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把在中国学到的医学知识带回非洲,”董翰文说:“行医无国界,我想要救更多的孩子。”

新闻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5/html5/2018-09/12/content_99636_543607.htm


热 点

分类热点

《南方医科大学报...
  • 投稿信箱:xcb@smu.edu.cn

  • 联系电话:020-61648099

人 物

【优秀青年】史蛟龙:孜孜以求,锲而不舍

【优秀青年】史蛟...

史蛟龙,第一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本硕博连...[详细]

【优秀青年】 张小利:满怀好奇,探究科学

【优秀青年】 张小...

张小利,第二临床医学院2016级临床医学专业学生。20...[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