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  南方医科大学 收藏本站

首页 >平台

2017年第十一期(12月31日)第三版

时间:2018-01-03来源: 作者: 编辑: 点击:

 

 


   援外医疗工作是我国外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广东省委、省政府委托南方医科大学各附属医院承担第6批援加纳医疗队派遣任务。经过层层选拔,珠江医院心血管内科陈安、神经内科颜振兴、眼科张彩霞和影像诊断科林波淼4位医生入选医疗队,于2016年12月17日凌晨正式出征飞赴加纳,代表医院承担为期1年的援加纳医疗任务。


【援非日记】


为非洲种一棵树

■  珠江医院  林波淼

上世纪90年代,BEYOND的流行歌曲《光辉岁月》当中的旋律直到现在还萦绕在我们的耳际,让人无法忘记,这首歌是为纪念南非曼德拉总统为非洲和平所做的贡献,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了解这首中国歌曲里的非洲故事。
   在古希腊文里,“非洲”就是阳光灼热之意。那注满活力的骄阳,神秘深邃的森林,广阔无垠的草原,还有那红色的土壤和黑色的肌肤,构成了这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大陆。从踏上非洲那一刻,我就感受到了这块神奇土地的独特之美。来非洲进行医疗援助已将近一年,时间如流水般匆匆而逝,很多的记忆已随日子的远去而褪色,但有很多时刻,它又像散落的珍珠一样闪闪发光。为非洲种一棵树吧,人生的每一步都有意义,我这样对自己说。

初来乍到,怀揣理想

刚到非洲的那段时间,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而让人惊奇。城市里,马路上的汽车迎风飞驰,巴士车会开“天窗”,有些车窗上挂着的是塑料袋而不是玻璃,打转向灯远远没有打手势效果来得快,拥挤的街道上,头顶着各种食品和日用品的小贩会在你停车的一刻把你围绕,儿童会趴在你的车窗外打手势。
   在村落,那些排列无序的小屋就是村民的家,常常可见小羊随意在路边觅食,满身泥巴的小猪在泥塘边自在地行走,河岸边是几个小伙在欢快地洗澡,一切都显得安逸自然。偶尔你会在路旁见到乡间的小学,那是一排小小的课室和一个大大的足球场,球场上只有几根木杆子的架成球门,和一群光着脚丫在追着一个旧皮球的孩子们。从这些小孩的表情里你可以看到灿烂的欢笑。
   非洲原野,是枯黄的草地、奔腾的角马、悠闲的大象和湛蓝的天空,静静的河水穿过草地,一切都透露出了一种自然的和谐。当湛蓝的天空中风起云涌,整个草原迎来了一场雨的赞歌。当雨水冲刷掉那空气中的燥热,一切都已不再浮动,慢慢沉积到了底部,大自然褪去了外表的浮华,展露出那清新的内在。
   原始、狂野、粗犷,这或许是你对非洲的第一感受。但当你静静地感受时,你会发现,在那粗犷的表面下隐藏着的是人们流露出的自然真情,是人们对大自然的热爱与歌颂,它们与自然相交融,演绎着、谱写着、描绘着动人的自然旋律。
   回想起这些带给我惊奇、喜悦的时刻,唯有努力不负时光!我们对于非洲是过客,但走过的路、行过的桥、路过的风景,都会留下我们的足迹,定格住我们的光影。
   来非洲吧,非洲值得我们付出青春,去追寻理想,去为非洲种一颗理想之树。

坚守岗位,守护生命

Lekma医院是位于阿克拉Teshie区的公立医院,医院门柱上挂着一块中文牌匾:“中加友好医院”,正门广场上飘扬着中国和加纳国旗。走到医院内部,门诊大厅人头涌动,狭窄的过道旁的椅子坐满了候诊的病人,墙面上带中文名的“消防栓”提醒我,这是一所中国援建的医院。门诊2楼口腔科旁边一间房门上贴着一面中国国旗,这是援加纳医疗队员的办公室,是援非医生们一年的工作据点。
   办公室很简陋,只有10张椅子和一张圆桌,虽然这是我们各个科室的9名医生工作间隙回来休息的地方,但每天都有不少病人在这进进出出。当地患者十分珍惜每一次看病的机会,很多患者来就诊时,病情已经很严重,但经过我们的悉心医治,病情大多都能得到较好地改善,这些老病患都是直接来办公室找我们,我们都会热心、耐心地给予诊治。当地人十分友善,有些患者离开时,会与医生握手,或者虔诚地说道“上帝保佑你”。
   患者中相当一部分是华人。他们看病也非常不容易,有些患者离医院有几百公里的路程,为了看病,天没亮就得从家里出发,有些甚至需要提前一天出发。在加纳的华人经常会说他们相信中国医疗队,为了放心接受治疗,路途再远也会赶来寻医。
   作为一名援外医生,我们理解这些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患者的心情,也感动于他们的信任以及对我们的认可,再苦再累,我们都会坚守岗位,直到给所有的患者看完病才能安心。从来到非洲的那一天起,为这些患者守护健康和挽救他们的生命,就成为了我们每一名医疗队员内心的使命。
   在这里,医生在患者心目中的位置是极高的,在医院附近的街道上,常会有当地人跟我们打招呼,他们有些是曾经被我们医治过的患者,有些则是陌生的路人。他们知道我们是来自中国的医生,我们的形象已经深入他们的内心。能得到非洲人民的尊重,我们感到非常自豪。
   来非洲吧,非洲值得我们去坚持、去守护,去为非洲种一棵生命之树。

传扬爱善,种植希望

当地的一些孩子们缺少食物、教育和医疗保健。每次我们把自己带的食物分发给他们,他们都特别地开心和满足。每次见到他们露出的笑容和开心离去的背影,都不禁感叹我们做得实在是太少。
   机缘巧合,我们遇见了一队志愿者,女领队是加纳籍美国人,队员来自五湖四海,他们每年都来加纳做志愿者,今年他们成立了基金会,筹备建设了一间儿童福利医院。
   建设一间福利医院真得不简单,不光需要土地、建设资金、医疗设备,还需要招募无国界医生来当志愿者,为这些贫疾交困的非洲儿童们治病。他们明白,这不是几个人能完成的事业,需要无数的爱心和孜孜不怠的坚持。共同的理想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们相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非洲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经多方打听,我们在库马西找到了加纳福利组织下属的一间残疾人康复中心。我们驱车6小时来到这家康复中心,去给他们检查身体,发现他们的视力、智商或四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残疾。他们不仅需要医疗帮助,更需要社会的关爱。
   在为他们提供医疗保障的同时,我们也积极联系各方企业机构,希望给他们多一点温暖与支持,让他们有机会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我们今天的付出或许能为他们的明天带来一些希望。
   除了找到了残疾人康复中心,我们还多次去了阿克拉郊区的聋哑学校。在那里,我们给这些聋哑的孩子们体检,给他们送去生活和学习用品。每一次我们过来,这些小孩子们都会万分期待地站在门口迎接我们,跟我们咿咿呀呀的想表达些什么。有些小孩会用石头在地上用英文写下“what’s your name?” ”May I have your phone number?”每次我都会在地上或纸上写下句子回复他们。他们记下我的回复,露出无比开心与兴奋的笑容,仿佛是把握住了一个美好的机遇及希望,那情景就像那非洲草原上的枯草迎来了久盼的雨露。
   来非洲吧,一起行动,一起奉献,去为非洲种一颗希望之树。

 

乡间的小学

 

聋哑学校的学生们搬运捐赠物资

 

医疗队为聋哑学校的学生体检

 

援非医生林波淼与非洲的小朋友们

 

 

 


十八着戎装  青春献国防

■  卫生管理学院  张  臻

前些日子,有人问我从小到大最难忘的三件事,我发现那三件事都没有离开“部队”这两个字。回忆起部队的点滴,想起珍贵珍重的事,数也数不清。
   2015年,我拿到了南方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法学(卫生监督与管理)专业的录取通知书。9月,即将步入大学之际,我却转身穿上了军装,来到了那个让我日后魂牵梦绕的地方——天津警备区。还记得新兵连军姿挺拔却僵直了的身体,还记得三公里奔跑路上和战友相互扶持的呐喊以及滴落在终点的汗水,还记得我第一次扣动扳机的严肃、紧张以及点射成绩获得第一时全营带给我的掌声,还记得楼道里不灭的灯光,一身绿迷彩的铁马扎,抄写在纸上无尽的号码,第一次报出自己代号的激动……苦练本领,磨砺意志,一路走来,我成为了那个我期待的坚毅勇敢、有担当的军人。
   2017年9月,我重新回到了大学校园,成为了卫生管理学院2017级的学生。在大学的这段日子里,我无数次扪心自问:部队的经历究竟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什么痕迹,对我又造成了什么影响?是队列训练塑造身姿?是专业训练掌握本领?还是严格制度培养纪律性?或许都有,但不仅仅只是如此。
   当我站在大学校园里回想起那两年,好像有些明白了——是勇气,是思维,是信念。
   勇气,不仅让我能够更加勇敢地去尝试去行动,更加重要的是,当我被生活的考验击倒时,它给了我重新站起的力量。
   当初我自信满满地走入军营,期待着能做一番大事业,成为众人中的佼佼者。对自己的期待越高,在现实中可能也就跌倒得越厉害——三公里不合格,战术不过关,队列力度不够,勉强合格的也就只有射击和内务了。可是,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这又怎么成?
   我加强对自己的要求,刻苦训练,努力提高自己的成绩。三个月过去,我终于等到了。班长对我说:“张臻,我觉得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了。”从新训标兵到优秀士兵,看着我衣领上的一道杠变成两道杠,我的眼眶湿润了。身上一杠一颗星虽然简单,却承担着军人的责任和担当。这不一般的份量,我好像能够感受到了。而今的我,已经蜕变成和这身绿迷彩相匹配的样子。这段心路历程,是部队给我的,比起伤口,更重要的是包扎伤口重新上路的勇气。
   思维,不是我掌握了多少本领,而是我学会了要比我现在能看到的,再多想一步多看一步。
   到部队之后,我从事的是话务员的工作。班长总是说:“在用户说之前,你要能猜到他要问什么,想在用户的前头。”部队生活中的规定,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自身的行为。现在的我,更能理解“思想是行动的先导”这一句话了。我想这一点也是和学校的教育不谋而合的。上大学以后上的职业规划这一门课,就是为了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向远方遥望,明确即将要走的路,并积极为之奋斗。
   信念是什么?就是即便我离开了部队,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曾是一名军人。
   即使岁月更迭,我也不会忘记,我举起右拳,大声喊出军人誓词的画面,不会忘记,卸衔那天忍住眼泪最后一次唱出军歌的画面。
   当初我因为腰背肌劳损、颈椎突出不得不选择停止专业学习的时候,我时常在想:我十八岁的天空仿佛一下子黑了下来。难道以后我都会被这疼痛所包围了吗?我也将因这身体的病痛,在两年军旅结束后无法拿到属于我自己的工作代号了吗?我会遗憾吗?我一天又一天的在想,身在连队,却不能为连队干工作,我该放弃吗?
   我不能!因为我是一名军人,是一名战士!我积极进行康复治疗,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只为了,我可以尽快再次走上工作岗位,在三尺机台,贡献我的一份力量。
   军旅两年,军人二字,像是融入我的生命一般。哪怕如今,我的脑子里仍然有这么一根弦——我是军人,所以我不能软弱;我是军人,所以我不能放弃;我是军人,所以我不能给军人这两个字丢脸。
   重新回到大学校园里,我曾带着对于陌生与未知的担心与烦忧。这是一所有着军队光荣传统的优秀学校,汇聚着众多优秀的人才,而我离开校园太久了,我适应不了怎么办?我学习跟不上怎么办?我……
   但我知道,我身上有着军人的烙印,我的脚步要变得更加沉稳更加坚定。带着军人的自信,军人的勇气,我应该学会更加积极地面对问题,寻找答案。也许我不优秀,但是我明白我该往何处去。在学校的每一天于我而言都是收获,都是对我的进一步塑造。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军旅两年,给了我源源不断的精神滋养。勇气、思维、信念,它们将伴我一路前行,使我更加坚实地走好未来生活的每一步。
   我很骄傲,我曾是一名解放军。

 

 

热 点

分类热点

《南方医科大学报...
  • 投稿信箱:xcb@smu.edu.cn

  • 联系电话:020-61648099

人 物

【优秀青年】史蛟龙:孜孜以求,锲而不舍

【优秀青年】史蛟...

史蛟龙,第一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本硕博连...[详细]

【优秀青年】 张小利:满怀好奇,探究科学

【优秀青年】 张小...

张小利,第二临床医学院2016级临床医学专业学生。20...[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