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  南方医科大学 收藏本站

首页 >平台

2019年第十一期(9月30日)第四版

时间:2019-10-11来源: 作者: 编辑: 点击:

 

 

“我和我的祖国”主题征文优秀作品选

 

 


我和我的祖国


□  珠江医院  王前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优美激昂的旋律,真诚赤热的表白,每当我闲暇时,哼唱起这首歌曲,就会唤起那段异国求学的难忘记忆。
  1988年7月我硕士研究生毕业时,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国内兴起了一股外语热、出国潮。攀登世界科学技术的高峰,是那一代年青人的崇高理想;获得去国外知名大学深造的机会,是许多年轻学子梦寐以求的渴望。得益于师从钟世镇院士(当时尚为教授),创建“全军医用生物力学实验室”的科研能力;得益于担任学校英语俱乐部负责人,接待英国著名学者、我校客座教授Thomas Stapleton博士时与其建立的友谊,以及他的大力帮助;得益于第一军医大学吴晓恒副校长、赵云宏校长爱才开明的心胸;我一路绿灯地办理好因公出国进修学习的手续,以Visiting Scholar的身份踏上了赴英国牛津大学骨科系学习的征途。据说,当时在第一军医大学,除了骆抗先教授、赵克森教授、金丽娟教授等老师有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外,我是第一位公派出国的年轻学者,确切点讲是个没有任何职称的硕士毕业生。
  离开家,才会想家,远离祖国,才会体会一个游子思念祖国的心情。
  牛津大学骨科系同时也是一所世界著名的骨科医院。我师从Mr.John Kenwright,是一位Consultant Surgeon,他在骨折外固定治疗和截骨延长矫形领域颇为知名。正是看了我的硕士毕业论文《弹性加压外固定治疗兔胫骨折的生物力学研究》,他才同意接收我去做实验研究的。在英国,一个系里只有一名教授,下面压着一大帮Reader和Lecturer,而且外科医生以Mr而非Dr称谓。大约7-8年后,我再次赴英时,Mr.Kenwright已晋升为Professor of Nuffield Orthopaedic Centre, University of Oxford.
  牛津大学骨科工程中心(OOEC)就设置在骨科医院内,这也是我主要工作和学习的地方。初来英国,我计划继续通过动物实验来研究力学环境对骨折愈合过程的影响,所以一到牛津,就向英国政府部门申请动物实验执照。不巧的是,就在1988年,动物保护主义者在世界各地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英国利物浦一个研究所内的动物中心,甚至被人在放走动物之后一把火点燃了。我的动物实验执照迟迟发不下来,而访学的时间又仅仅一年,当时心情的焦灼使得我寝食难安。“压力和困难最能激发一个人的斗志和创造力”,经过短期的调研和文献查询,我决定改变访学计划,重新设计课题方向,发挥自己的解剖学技能和生物力学实验特长,开展有关自体腓骨移植对下肢负重及踝关节稳定性的生物力学研究。
  要完成这个课题,第一个困难是获得一定数量的尸体下肢标本。尸体标本需联系牛津大学解剖系,还要完备各种手续:就拿运输为例,从解剖学标本室到骨科医院的实验室,约5英里路程,要租用殡仪馆的专车;凭借一人之力,以蚂蚁搬家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进行20多个尸体下肢标本的收集、获取、运输,可以想象当时的艰辛与孤独。其次,要在OOEC中建立一个小型解剖室。在此之前,工程中心的人是不解剖尸体标本的,多为模拟测算,或动物实验,最多也是用复合材料假肢具来做力学实验。当他们看到一个个真实的尸体下肢时表现出的惊恐,也让疲惫无助的我略感到些许的自豪,同事们把实验室里这些标本统称为Qian's legs。第三个困难则是实验辅助器材的准备工作,虽然有了这些下肢标本,有了Instron材料试验机,但还需要制作下肢固定器具,需要骨水泥、骨螺钉,需要电阻应变仪和电阻应变片等等。 第四个困难是时间的安排和机器的使用。工程中心只有一台Instron材料试验机,我所测试的又是人体标本,只能协调大家的时间并征得同事的同意;而影响时间安排的最大硬伤,是我没有钱租住在医院附近,住址High Wycome是距离牛津几十英里的一个镇子,每天乘巴士需要1-2个小时。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忙碌做实验的时候,每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房间时,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国内的亲人和朋友,想到国内的学习和生活,想到第一军医大学的校园,想到广州,想到中国……
  工作学习既紧张忙碌而又是规律平静的,但国际风云和国内的形势则波涛汹涌、千变万化。1989年3月初,我国西藏自治区拉萨发生了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打砸抢引发的骚乱。有关境外媒体的报道误导了英国民众对西藏历史现实问题的理解,不停地会有同事向我询问西藏独立的问题。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从中国唐朝时期中原与吐蕃的交流,元朝时期西藏正式纳入中央政府直接管辖,清朝时期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的封号及其在西藏的政治宗教地位,须经中央政府册封等历史讲起,讲到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的《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随后进行的西藏民主改革,以及1965年西藏自治区的成立——告诉他们中国的历史沿革与世界史、欧洲史包括英国史一样,波澜壮阔、源远流长。为此,许多同事或多或少地理解了当时的实际情况,也帮助一部分人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到更多中国政府和社会的信息,增进了沟通和思考。
  朋友仍归是朋友,但祖国永在我心中。在当时,国内信息的闭塞和不对称,使许多在海外留学的人员感到迷茫和无助,其中不少人选择了推迟归国滞留海外。有幸资助我的Thomas Stapleton教授是一个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满怀友好情谊的正义之士;有幸在我的成长过程和学习阶段,接受的都是爱国主义教育;有幸依靠英国同事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在较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课题的主要部分;有幸在整个出国期间一直与导师钟世镇教授和大学保持着通畅的联系,随时就学习中和生活上的各种问题或困惑向他汇报讨教——就是在这个人生的关键时候,钟老师谆谆教诲我“回来吧,全军医用生物力学重点实验室的建设需要你,《中国临床解剖学杂志》将要开辟的‘生物力学’专栏和杂志英文编辑工作需要你”;时任第一军医大学副校长的吴晓恒教授也通过钟老师寄来了两张刚刚封顶的学校科研大楼照片,并捎话“回来吧,学校将在16层的科研大楼里给出一层,建设医用生物力学实验室,学校青年人才库已经开建,你是第一批后备入库的青年人才人选。”还记得当时我的课题研究成果已投稿著名骨科杂志《Clinical Orthopaedics and Related Research》,同时还投给了将在美国俄亥俄州Cleveland召开的第十三届国际霍夫曼外固定会议,并且被选在大会发言。我在给大学的信中曾问到可否从英国前往美国开会?第一军医大学校办当时请示校领导后回复“原则上不允许到第三国,最好不要去开会。”祖国就是方向,指示就是纪律,召唤就是命令。1989年7月,带着对牛津大学和英国朋友的感激,带着对祖国和母校的向往,我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转眼已过去三十年。三十年沧桑巨变,祖国已经强大;三十年拼搏奋斗,事业初显成就;三十年初心未改,我和我的祖国。回想起三十年前第一次的出国求学经历,《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又从我心底涌出:“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海的赤子,海是浪的依托。” 是的,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国籍。谁不爱自己的母亲,谁不爱自己的家!

 

 

 

不忘医者初心   牢记健康使命

□  皮肤病医院  丁乐平


  什么是初心?初心可能是一个远大的志向,就如同我走入神圣的医学殿堂,立志要消除病痛的折磨。初心也许是一个简单的愿望,希望凭本事闯世界,凭努力赢得荣誉。又或者,初心就是知难而进,迎难而上的英雄气概,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上世纪50年代,麻风病肆虐神州大地,人人“谈麻色变”。就算是亲人,只要被确诊为麻风就会立即被隔离,老死不相往来……在麻风高发的地区广东,有一群医务人员奋不顾身、迎难而上,他们就是来自我院的前身南海平洲医院的麻风防治工作人员。在艰苦的环境和世俗的偏见中,他们精心救治麻风病患者,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全省麻风基本得到了控制。其中,有一位出身麻风防治世家的“麻二代”,继承了老父亲的初心,23年如一日扎根防治一线,初心不改,只为让麻风患者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就是我们医院的郑道城同志。在麻风转入低流行态势的新时代,防治工作面临新难题,道城同志积极向省卫生健康部门建议把麻风病防治关口前移,在全省医疗卫生机构开展症状监测,建立麻风病联防联控机制。在他的带动下,在我院麻防工作人员日夜兼程的努力下,2018年,麻风病症状监测全面启动,全省麻风防治实现了早发现、早治疗。不同的时代,公共卫生的聚焦点也许会有所不同,但作为省级皮肤性病防治机构,我们始终不忘初心,总在第一时间站出来,筑建一道道麻风病性病防治的坚强战线,只为给群众一片健康的蓝天。
  什么是使命?使命是不容更改的时代命令,是为了肩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而坚守的一份为民情怀,是不忘初心永向前、激流勇进敢担当的实干精神。
  牢记使命,方显本色。多少年来,皮肤病医院始终奉行全心全意守护百姓皮肤健康的服务理念,以仁心为帆,用仁术为患者的生命健康保驾护航。都说皮肤病无重症!然而,有人却因天字第一号皮肤病——重症天疱疮而几度徘徊在鬼门关前。那是一名辗转国内多家医院求医未果,在绝望中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被转诊到我院进行治疗的重症天疱疮患者。入院时,他高烧40多度,全身9成以上的皮肤全部溃烂流脓,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恶臭让家属都不得不保持距离。在我院的100多个日日夜夜里,这名患者几次被下病危通知,但80多岁的首席专家顾有守教授并没有放弃,他带领专家团队会诊20多次,一次又一次调整治疗方案,最终将患者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用仁术为患者赢得生机,用仁心为患者托起希望,这样的例子,我院还有很多。今年4月,茂名一位老农因自己上山挖草药服用而得了重症药疹,通过皮肤病专科联盟转诊至我院后,专家发现他还合并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得知自己身患重症,治疗费需要好几万元,家庭困难的老农急得留下热泪,几度要求放弃治疗。医院得悉这一情况,启动了皮肤病爱心救助基金,免费为他进行治疗直至出院。今年5月,在环保执法的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制止恶行而导致全身毁容的民警英雄欧壮辉,从潮州来到广州求医时,医院派医疗专用车一路接送,并开辟绿色就诊通道,免费为其进行皮外手术治疗……当一面面“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锦旗、一封封患者手写的感谢信,如雪花般飘至,当一句句“我在南皮获得了新生,感谢你们!”声声入耳时,大家除了感动,更多的是欣慰,因为我们尽到了医护工作者应有的本分与职责。
  责任意味着什么?责任是一种担当,责任意味着作为。不忘初心,要以勇于担当来诠释,牢记使命需用实干奋斗来践行。
  勇担重任,砥砺前行。发展卫生事业,服务百姓健康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新使命。在杨斌院长的带领下,我们迎难而上,接下时代的重担,与医院这艘巨轮一起,扬帆远航。为了更好地履行三级公立医院的社会责任,让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省级优质的医疗服务,杨斌院长积极奔走,多方协调,牵头成立全省首个大型皮肤病专科联盟,单位成员增加至54家,群众对健康服务的获得感大幅提高;与南海医院共建皮肤医学中心,让先进的皮肤病治疗水平福泽更多边远地区的基层群众。此外,还和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建立跨地区皮肤病专科联盟和杨斌专家工作室,在为喀什地区皮肤病患者带去先进的诊疗技术的同时,帮助提高当地的皮肤病学科的整体水平。近几年来,医院派出底大可、何仁亮、曲永彬等骨干医生开展援疆建设。通过“导师带徒”的模式,为喀什地区培养了一支带不走的精锐医疗队。我院援疆专家精湛的医疗技术和创新务实的工作态度受到边疆地区广大群众的好评。他们不辱使命,带着大家的期望和嘱托,为新疆的医疗事业发展和人民身体健康贡献了应有的力量。师从何仁亮的孙向东说,“何老师高超的医术让人折服,他高尚的医德更是感染着大家,作为他的徒弟,我们真的受益匪浅。是他,教会了我们如何看病,是他,让我们懂得医者要传递有温度的关爱……”
  勇于承担、甘于奉献就是南皮“厚得”精神的具体体现。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我们都将铭记医者初心,勇担健康使命,立足岗位,履职尽责,为健康中国贡献应有的力量。

 

 

 



□  卫生管理学院  刘肖琴


远近·长短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响起,街角拐弯处,闪出一辆黑色自行车,车上印着凤凰的标志,驮着表情略显着急的父女俩。稚嫩的孩童因为担心上学迟到,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年轻的父亲卖力地蹬着自行车,大大小小的汗珠从脸上渗出。那是1997年。那时候,几公里的距离,要花十几分钟。
  “爸,不用送了。”“不行!”鬓角已经长出些许白发的父亲,执拗而又沉默地拎起了大包小包,跟在她的身后。到了车站,大巴车早已等候着远行求学的学子们。父亲把行李一件件码好,整齐地摆放在行李舱。他能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但只要车不开走,他离去的脚步便怎么也迈不开。一直到车门关上,车辆开动扬起的灰尘模糊了车后的窗户,他依稀看着远去的她,她依稀看着依旧矗立在原地的他,彼此带着不舍渐行渐远,渐行渐远……那是2008年。那时候,五百多公里的距离,要花七八个小时。
  “爸,进站了哈。”“去吧。”牵引着父亲不舍的目光,她拎着家里准备的各种吃食和行李匆匆进了站,尖头圆身的车厢已经在那等候。上车后,列车便以时速几百公里的速度行进。速度虽快,却平稳无比,丝毫没有使人感觉颠簸劳顿。整洁的车厢、优质的服务,疾驰的速度,一切一切,都使得回家离家变成了一件舒适且轻而易举的事情。那是2015年。那时候,家乡与他乡五百多公里的距离,只花三个多小时。
  从前,时光长且慢,距离远又长;如今,时光短而快,距离长却近。

大小·少多

  “在包公所管的地方,有户贫穷的人家,家里有生病的父亲和母亲,还有一个小孩。为了赚钱给父母买药,小孩每天一早就起床,提着一篮子油条去集市上卖”……夏日的午后,闷热的房间里,一把三页扇在头顶慢慢悠悠地转动,风扇底下,是一个趴在地上正听什么听得认真的小孩。小孩双眼注视着眼前一个大大的、黑黝黝的机器。两个圆圈圈在机器中间匀速转动,生动浑厚的声音从机器里飘逸而出,紧紧地吸引了孩童的注意力。那是1997年。她由文学故事所培养起来的想象力,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她们的青春灌溉……”悠扬的乐曲从不到巴掌大的一个小物件中传出,萦绕在她的耳边。这是她用攒下来的奖学金买回来的MP3。她似乎从来也没想过,那么多的音乐可以那么轻易地放到那么小的一个东西里,那么小的一个东西里,可以发出那么多的声音!一切都很新奇。那是2008年,这些悠扬美妙的声音,伴她度过了辛苦的求学岁月。
  “哒哒……哒哒哒……”指尖在键盘上飞速跳动,白色的“纸”上爬满了黑色方块字。她拿起手中的kindle,水墨色的阅读界面映入眼帘,与纸质图书几乎无异的视感带来舒适的阅读体验。读到精彩处,她拿起手机拍下,将手机放置在电脑侧边Share位置,图片便自动传输到电脑。那是2018年,海量的信息触手可得,便捷的操作极大地提升了学习工作效率。
  从前,传播知识的工具很大,可储存的知识很少;如今,传播知识的工具很小,可储存的知识却很多。

快慢·繁简

  “大叔,来,给您钱。”一个炎热的周末,领了奖学金的她兴冲冲地跑到市场上,给弟弟买鞋子,给爸妈买衣服。她揣着大大小小的票子,想到家人看见礼物时的激动,心里激动无比。买完衣服,便兴冲冲跑去邮局,将礼物给异地的家人邮去,期待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那是2006年,那时候,大家都还流行带着现金出门。
  “爸,中秋节给你们买点礼物哈。”挂了电话,打开电脑,琳琅满目的商品,便捷的搜索,使一切都变得十分便利。商品选好后添加进购物车,结算,输入地址,选择配送日期,提交订单,弹出付款二维码,拿起手机对准扫描,只听得“滴”的一声,扫码成功,输入付款金额,结账完成。从选择商品、下单到付款,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从接收订单,出库到快递送达,快则半天,慢则一两天、两三天。那是2018年,那时候,大家出门流行带个手机,付款流行扫码。
  从前,心意的送达很慢,过程很繁琐;如今,心意的送达很快,过程很简单。

 

  从远到近,从长到短,这变,是中国速度。
  从大到小,从少到多,这变,是中国技术。
  从慢到快,从繁到简,这变,是中国服务。
  70年风雨兼程,70年沧桑巨变,这变,是革故鼎新,民安国富;是发展转型,科教领先;是地穿高铁,山卧高架,天跃飞船;是一带一路,同心梦圆……70年间,巍巍中华,沧桑巨变,壮丽辉煌;70年间,华夏儿女,初心不变,使命勇担。

 

 

 

热 点

分类热点

《南方医科大学报...
  • 投稿信箱:xcb@smu.edu.cn

  • 联系电话:020-61648099

人 物

【灯塔工程】成功来自于对偶然发现的不懈坚持

【灯塔工程】成功...

——访2018级病理学与病理生理学博士研究生徐濛访...[详细]

【优秀教师】孤意与深情

【优秀教师】孤意...

梁莉,基础医学院病理学系/南方医院病理科(国家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