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xcb@smu.edu.cn

联系电话:020-61648099

校报

您现在的位置:

2021年第四期(3月31日)第四版

时间:2021-04-01     编辑:林茵   点击:
新闻摘要:广州碎片□  2020级康复治疗学  陈芷滢    我的家乡是广州。    这是座十分忙碌的城市。千万级的常住人口、万亿级的GDP,一栋又一栋的高楼在数十年里拔地而起,四通八达的道路全年不变一副车水马龙的景象。一如珠江滚滚向前,广州人和事仿佛永远不会停下前进的步伐。一如珠江波光粼粼,在发展长河中广州也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碎片。有了这些碎片的装点,我十九年的人生回忆无疑足够绚烂。    这是座属于花朵的城市。坐落在北回归线...



广州碎片

□  2020级康复治疗学  陈芷滢

   我的家乡是广州。

   这是座十分忙碌的城市。千万级的常住人口、万亿级的GDP,一栋又一栋的高楼在数十年里拔地而起,四通八达的道路全年不变一副车水马龙的景象。一如珠江滚滚向前,广州人和事仿佛永远不会停下前进的步伐。一如珠江波光粼粼,在发展长河中广州也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碎片。有了这些碎片的装点,我十九年的人生回忆无疑足够绚烂。

   这是座属于花朵的城市。坐落在北回归线稍微以南,由珠江连接入南海,广州拥有足够的阳光和雨露。在这里,四季的交替变得模糊。我可以在春天赏学校的黄叶,又在一个星期内见证新芽;我可以在读书的间隙抬头,瞅见楼下邻居养的勒杜鹃悄悄冒上我的窗台;我可以漫步在街头,小心翼翼绕开飘落的洋紫荆花。一年三百六五天,每天都是花团锦簇、充满生机——这就是最美丽的花城。

   这是座包罗万象的城市。我不是老广州人口中的“东山少爷,西关小姐”,但童年跟着外婆在上下九骑楼下的商铺穿梭,高中三年在东山口的老洋楼群中汲取知识——我想我也算得上是“东山青年,西关少女”了吧。作为国家的南大门,广州特殊的地理位置注定她历史的丰富。从西汉南越王墓,到租界时期留下来的沙面建筑群,再到现在的天河CBD——时代更迭,每一段历史都在广州留下独一无二的痕迹。作为国际大都市,广州包容来自四海八方的追梦人。不论种族、不论肤色,语言、教育、贸易、生活习惯等方方面面在广州都做到了和洽共存。时间跨度、文化广度,广州的怀抱容得下所有广州人的梦。

   这是座人情温暖的城市。酒楼早茶桌上“一盅两件”冒着的热气,寻求帮助时粤语“靓仔、靓女”、“唔该”的亲切——一字一句、举手投足都是广州人与生俱来的热情。生活很忙,但街坊之间也会步伐匆匆中停下“倾偈”,唠唠近况;互不熟识,但在街上随便问路,广州人们都会声情并茂地为你指出到达方式。就像今年的一道双彩虹横跨广州上空、连接市区南北,广州人和这座可爱的城市是紧紧相连在一起的。

   细细回忆,在广州生活的各种时光碎片浮上心头。这些碎片反射耀眼光芒,构成我人生记忆中最华美的万花筒。生在广州,身为广州人,用我的一生见证她的发展变迁——人生有幸,莫过于此。

   我的家乡,是广州。




木棉漫天飞    潮水知我心

□  2019级医学影像学  胡艺芳

   儿时常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却不知何为故乡,直到游子求学方知“望阙云遮眼,思乡雨滴心”。

   我常在朦胧的睡梦中回到故乡的海。南澳岛上,金色沙滩,蓝色的海水泛着白光,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大海,我兴奋地在凉爽的海里畅游,海浪仿佛一个调皮的孩子轻轻拍打着我的脸蛋。海里玩腻了,纹理不一颜色亮丽的贝壳勾起了我的兴趣,便上岸捡起罐子搜罗宝贝,罐子不够便撩起衣沿接着,向外公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到了傍晚,渔民们打渔归家,我便被外公抱起,享受着太平洋吹来的海风,前去品尝鲜美的海鲜火锅,无比惬意。

   我对“茶米”的喜爱,也来自于我的故乡。自韩愈兴儒风,改民风,传播中原茶文化,潮汕人似乎就永远解不了与茶的渊源,将茶称为茶米,大米是身外粮食,茶米为灵魂粮食。外乡人总觉得茶味苦涩,而在故乡人眼里,茶色茶香能沁人心脾,也是热情好客的故乡人招待客人的佳品,难忘儿时,在外公身旁打着蒲扇看老人们一边下棋一边饮茶,不饮不落子;品茶也是跨越辈分不可多得的文化交流,难忘儿时母亲与外婆为铁观音和普洱茶何者更胜而争得面红耳赤……

   故乡孕育出我挑剔的舌蕾,对故乡美食情有独钟。汕头作为美食之都,常让游客流连忘返,潮汕人对牛肉的要求很高,不同部位便有不同的烹煮方式,吊龙、匙柄、脚趾等等。潮汕人也注重卤水文化,万物皆可卤,猪脚、鹅肝、豆干、菜脯等等。坐落在海滨城市的潮汕人更是无海鲜不欢,椒盐九肚鱼、蚝烙都是我的最爱。潮汕人也喜欢用面粉加工做成各种独到的小吃,我常向外婆请教菜头粿、红桃粿的做法,以继承流传的故乡手艺。

   故乡还承载着我对已故外公翩翩的想念,每每返乡,总能在那嗅到外公的气息,仿佛他从没离开过……




夜色

吴紫莹/摄





爱和牵绊的地方

□  2019级生物技术  余雪欣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我的家乡,茂名,就和我一样,在广东省众多优秀地市之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存在。它没有广州的灯红酒绿,也没有深圳的繁荣发达,没有拥有像佛山这样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也没有拥有像潮汕那样能以客家人和牛肉丸闻名的特产……在广东省这群熠熠生辉的地市之中,茂名确实过于朴实无华。

   但是,我是如此喜欢茂名,沉醉于茂名街巷中的一砖一瓦,一猫一狗。子不嫌母丑,游子不嫌乡远而贫。

   我并不是在茂名出生。两岁的时候,父母因工作繁忙抽不出身照顾我,把我放到茂名乡下奶奶家。从那以后,我就像个泥猴似的,整天和村里的小伙伴爬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钻进桑树林中吃得满手满嘴都变成紫色,跟着哥哥们去抓蜥蜴、捡蝉壳卖给药铺然后换来几块钱去买冰棍。天色渐暗的时候,就能听到家门口方向传来奶奶的急切的呼唤声:“细妹哟,快回来吃饭啦!”当我一手草一脚泥跑回家的时候,定能看到奶奶一边絮絮叨叨数落我这个泥猴,一边迈着矫健的步子给我去盛饭装汤。门口的大黄狗正呼呼地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兴冲冲地扑到我身上来。那个时候,家乡对我而言,大概是散落在山涧小溪,竹林树下,稻田瓜地里我爽朗的笑声和奶奶的急切的呼唤声。

   我的中学时期一直是在茂名的一个小县城里度过的。县城离家不远,但也有十几公里的路。12岁开始,我就一直住在学校里的学生宿舍,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记得最初来到县城里念书的那几年,可能因为离开了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忽然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我变得很沉默寡言。那时每当我月末放假回家,还没进门就已经闻到了家里飘出的饭菜香味。我隔着老远就先喊一句“奶奶,我回来啦!”门口的大黄狗最先反应过来,趴在栅栏上,兴奋地汪汪地吠着,爪子拍得栅栏沙沙响,奶奶还在屋头就先应上一句“诶!诶!细妹回来了!”,然后急急忙忙从厨房里走出来,此时烟囱里正飘出一缕缕轻烟。那时,家乡对我而言,大概是能从饭桌飘到门口的香气。

   上大学后,离家更远了,几乎半年我才能回家一次。去年十一月份,我又回到了茂名老家。这一次,是请假回去的。奶奶去世了。回去收拾奶奶的遗物时,忽然发现,原来她的东西这么少。一个油漆印记斑驳的木箱子,里面放着几套衣服和一些票据。还有一个锈迹斑斑的月饼盒子,放在床头,里边放着几张我的照片。那一刻,我仿佛被驱逐出了我的家乡,我永远失去了我的乐园。

   家乡,到底是什么。是一个人从小到大成长的地方吗?还是亲人朋友们生活的地方?不,都不是。家乡是有着爱和牵绊的地方。牵挂因爱而生,牵绊因爱而不得而生。正因此,才有了余光中的《乡愁》。因为奶奶在家,我才有了家乡。





生生不息鹅城魂   奋勇直追惠州人

□  2020级康复治疗学  叶舒瑜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工部三言两语将游子对家乡的偏爱与眷恋刻画无遗。古人一腔乡愁感慨故乡月最明, 今人又何尝不是呢?恋乡之情,古往今来,心同此理。我对惠州亦是这般,乡土情愫,最是难言。

   惠州,原为祯州,宋真宗时为避太子赵祯讳,而取“惠”字并沿用至今,也称鹅城;惠州背靠罗浮山,南临大亚湾,山环水绕,地理位置极佳,又是珠江三角洲中心城市之一,宜居宜业宜游。

   惠州多山,我好静,极喜看山。闲时常常搬一把椅子,在巷尾或天台,静静地看山势蜿蜒。惊鸿游龙之态,迂回盘旋之貌,一如人生波澜起伏,言有尽而意无穷。山势凭天而成,像极了我与惠州的缘,我极眷恋这一方水土,外出读书后也常常想起这群山,这被群山环抱的故乡。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东坡毫不吝啬,将杭州西湖比喻为美人西施,浓妆艳抹也罢,不施粉黛也罢,皆醉人心魄。惠州也有西湖美景,史载:“大中国西湖三十六,唯惠州足并杭州。”

   惠州西湖由西湖景区和红花湖景区共成,烟波浩渺,湖光幽深。我幼时曾随父母前去游玩,印象最深的无疑是泗州塔。泗州塔耸立于西山之巅,远远观去,与西湖共成一画,塔影在夕阳余晖下倒映于波光粼粼的西湖水中,得名“雁塔斜晖”。

   幼时稚嫩,只觉塔身高耸山巅,异常肃穆,心中惊惧多于喜爱,总不愿意登塔,父母亲却很爱看塔,言及泗州塔时语气中多有敬畏。我当时很是不解,长大后也很少去西湖玩耍了。最近一次去时见泗州塔仍一如往昔,屹立在那里,无声无言,观赏着人间百态。我开始渐渐明白了父辈言语中的敬畏之情从何而来——世事无常,冷暖难测,这塔却经年不变,难免惹人心惜。

   泗州塔是惠州现存最老的建筑物,万历年间修复过一次,距今也有四百多年了,惠州的老人儿们聚集于巷弄闲谈时常常说泗州塔有塔气,经得起这世间锤炼。我不懂何为塔气,但是对这塔确是愈发敬畏,惟愿人与塔同,历尽千帆,初心不泯。

   这便是鹅城山水,正如鹅城生生不息的灵魂一般,笃立于世间,无失无忘,见证千年惠城的兴替。

   惠州山水古朴素雅,是难得的宜居宜游之地。加之位于东江中下游地区,是客家人聚居集散的重要地点,故称“客家侨都”。在惠州,可以同时领略到客家文化、广府文化与潮汕文化,故称其为“粤东门户”并不为过。惠州文化底蕴璀璨生辉。因为汇聚文化多的缘故,方言也特别多,我没事时喜欢到大街上走一走,听听闽南语,听听惠州话,听听客家话,尽管不是全都能听懂,但是言谈间透露的乡音就如同暗夜里的缕缕白月光,总是带来些许慰藉。人一生漂泊不定,能安居于家乡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异乡独居时假若能听得一两句家乡话,何尝不是莫大的惊喜与欢欣。

   三角梅是惠州的市花。三角梅属于叶子花,抗逆性极强,可以克服恶劣的环境,也不需要特殊的养护,只定期浇浇水便可以;她的花期很长,一到开花季节就经久不衰,可以攀着墙,攀着花架就这样肆意地生长着,象征着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活力。

   我每次看着三角梅“野蛮生长”,都会不自觉想起在这座城市里经历的一点一滴,想起每一个这个城市中的,我认识的、我不认识的那些忙忙碌碌的身影。他们就像这些花一样,勤勤恳恳、野心勃勃地活着,等待着开花那一瞬,收获属于自己的美好。我爱这所生生不息的城市,她让我们每一个人有了归处,有了追逐的信念。我爱这座城市里每一个奋勇直追的人们,我们一起点亮这所城市,一起让所有的这所城市的不完满变得渐渐完满。

   秋风起,夜渐凉,我确是益发思恋惠州了。





那人,那街,那烟火

□  2020级康复治疗学  石盈

   她不再像我儿时记忆一样,她早已变得繁华且强大。她摆脱了“惠州小弟”的称号,拥有了夜晚也灯光通明、人潮涌动的CBD,拥有了风景优美、人才聚集的高新技术产业区,让广东人乃至全国人民对她刮目相看。可是我,我还是愿意去拥抱曾经的那个她——广东东莞莞城——我的家乡。

   也许东莞——她是座普普通通的城市,没有麦田丰收时金黄的灿烂与美丽,没有大山里山歌的起伏动听,没有沿海区域出海打渔时的乐趣,也没有历史古迹的韵味与优雅;但她——她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个让我无比思念与向往的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家乡”。

   小时候的我,每周周末都会跟着母亲“赶集”。小小的我牵着母亲的手,从家门口走过“西城楼”——莞城的标志性建筑,经过“振华路”——莞城保留下来全是骑楼的“古街”,最后到达全是人头的最大的集市——“细村”。那时的我最爱穿梭于振华路中。骑楼的墙壁虽早已被风雨侵蚀得颇有年代感,各店铺的门牌也还保留着上世纪80年代的模样——像是“东方红照相馆”这类的,我还是爱着这条街的人,爱着这条街,爱着这条街的烟火气。

   每次母亲带小小的我走过振华路,母亲总会给我买些小零食,她带着我穿过赶往细村的人潮人海,停在了卖鸡蛋仔的婆婆面前,买一份5块钱的原味鸡蛋仔,每周如此。婆婆推着她的小推车,在振华路做了几十年鸡蛋仔,虽然她早已两鬓花白,但是她仍然坚持过来见见这帮帮衬了她几十年的街坊们。街坊们也很有义气,婆婆的鸡蛋仔档前永远是排着长队的,我从未见过不用排队的时候。

   “你又来啦,个个星期都见到你,哽中意婆婆滴鸡蛋仔呀。(你又来啦,每个星期都见到你,这么喜欢婆婆的鸡蛋仔呀。”每次我拿着母亲给我的5块纸币交给婆婆时,婆婆都会用最接地气的莞城话笑着跟我说这句话,然后又悄悄地塞多了几个鸡蛋仔给我。

  婆婆的鸡蛋仔不同于港式鸡蛋仔,它是冒着白烟,热腾腾的,松软多孔的,是蛋香味十足的,能够颗颗分明的。那是今天的我最想吃到的食物。

  如今,婆婆拥有了自己的店铺,甚至还开了连锁。我也曾去店里坐过几次。但不知为何,我心里,还是更向往那时在振华路街边的小档口,也许那才有记忆里家乡的味道吧。

  那人还是那人,但又已不是记忆中那人。

  振华路,这一条我所怀念的街。它拥有着卖邓丽君、张国荣正版CD的店铺,拥有着有几十年工龄的修表匠人开的修表店铺;拥有着各种东莞民间美食——旨亭街排骨饭、莞翟青麻茶、中山路烧鹅等等;拥有着80年代的街道风格,拥有着来来往往的凤凰牌自行车,拥有着午间日晒下仍处处有声的热闹;拥有着店铺老板总会和你唠唠家常的风土人情,拥有着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变成好朋友的“习俗”。这是我记忆中振华路的模样,是我记忆中,我心中,家乡的模样——充满人间烟火的振华路,是莞城的缩影。

  如今,振华路还是振华路,我也仍喜欢穿梭于振华路的大街小巷中。但如今的振华路,已经变得冷清寂静,或许这更有古街的韵味,但却失去了我童年的味道。

  那街还是那街,但又已不是记忆中那街。那烟火,已灭。

  如今的莞城已不是曾经人人向往的城区,如今的振华路也只是变成了古街,再也没有往日的繁华。东莞的经济发展起来了,高楼大厦建起来了,汇一城、星河城、东城万达、民盈国贸这类商圈建起来了,人们逐渐热衷于去往一个又一个商圈打卡,不再愿意去这些没有空调、需要步行的老街,老城区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虽欣喜于东莞的发展与崛起,但我也怀念,我记忆中,家乡的模样。


最新文章

南医人

更多>>

【优秀学子】脚踏实地,永不止步

李丹颖,检验与生物技术学院2017级生物技术专业学生。获国家奖学金、南方医科大学奖学金二等奖、南方医科大学“优秀学生”、南方医科大学“优秀学生干部”等。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到了大学的最后一年,回首过去三年,辛勤与快乐交替,汗水与成功并存。我将继续奔跑在梦想的道路上,不忘初心,永不止步。信念——行动的指路人刚进入大学,我便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学院同年级第一批入党积极分子,而后成为了一名正式中国共产...

【更多】

【优秀学子】与南医大的三次心跳

方成龙,第二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19级学生。荣获校级奖学金二等奖、“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省赛金奖、“博雅时光”征文二等奖、优秀共青团干部荣誉称号。2018年的仲夏,三年磨砺,方得拔鞘,正值公示录取结果当天,他坐如针毡,时钟的滴答挑逗着他的心神,突然班级群炸开了锅,结果出来了!他心如鹿撞,心跳的躁动阻滞着他的呼吸,录取页面缓缓加载,南方医科大学!是他的第一志愿。从那一刻开始,他暗下决心,一定...

【更多】

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