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 南方医科大学新闻网 收藏本站

【援非日记】阿克拉映象

时间:2016-12-26 17:28:44来源:珠江医院眼科 作者:张彩霞 编辑: 点击:

    2016年12月16日,广州  晴
    广东省第六批援加纳医疗队将于今天出发,前往非洲加纳首都阿克拉开始为期一年的援非任务。这批医疗队是广东省首次完全由大学组织承派的医疗队,我们南方医科大学作为勇敢承担第一次挑战的大学,对这次援非任务非常重视,分别从南方医院、珠江医院、第五附属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抽派了9名医生组成了医疗团队,外国语学院选派了一名有三十年教龄的英语教授作为我们的翻译,总务处选派了经验丰富、擅长各式南北菜的经验丰富的厨师作为随队后勤保障。我作为珠江医院眼科的一名医生,能成为这样一个精英团队的成员,无疑是幸运和光荣的。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人的一生总是由这样一些值得纪念的日子组成,或许等我们白发苍苍时,许多年轻时经历过的事情都记忆模糊了,但仍会对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一大早起来又收拾了一下准备远行的行李箱,似乎什么都带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带,心里沉甸甸的,装着满满的焦虑紧张、对未来一年的忐忑不安、即将离开家人的依依不舍……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看着行李箱上贴着“CHINA MEDICAL TEAM”,又对自己能成为中国援加纳医疗队的一员感到骄傲!


     上午10点10分,珠江医院派往加纳的4位医生——我、神经内科颜振兴、心内科陈安、影像科林波淼,由医院副院长冯常森、医务处梁承富带领,一起前往广东省卫计委参加第六批援加纳医疗队出征欢送会。这是由广东省委、广东省卫计委和我校共同举办的出征仪式。在出征仪式上,我们被授予了一枚印着国旗和英文队标的医疗队徽章,别在我们统一定制的西服上。那一刻,那种自豪感是无与伦比的,这是一个光荣的任务。身为其中一员,看着胸前挂着援外医疗队的标志,那面印上去的鲜红的中国国旗,心情激动不已。虽然我们9个人在此之前已经经历了为期半年的外语及外事培训,但却是在这一刻才真真切切地有了援外医疗队的认同感,为自己成为中国一千多位援外一份子而骄傲。

    为了这次非洲之行,临行前我特意去理发店和理发师说:要剪个非常“接地气”、让当地人感觉最亲切的发型。其他队员们也去理发店做了发型,穿上统一量体定制的西服,每个人都看上去精神焕发。这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战斗力的队伍,给人满满的正能量。


    16日晚8点,广州新白云机场,珠江医院党委黄立农书记、组织人事处王双玲处长、医务处谭盛副处长、宣传处胡琼珍副处长及医务处小梁赶到机场送别我们。临行前黄书记殷切叮嘱我们要发扬“大南医”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光荣传统,克服困难,不辱使命,高质量完成援非任务,并祝福我们顺利到达,一年后平安归来。带着着医院领导的关怀和嘱托、家人的殷切祝福、女儿临行前的亲吻,我们一行十一人踏上了前往加纳的飞机。

    2016年12月17日,加纳  晴
    由于飞机延误,我们在北京时间凌晨3点才从广州新白云机场起飞,飞往远在万里之外的非洲加纳。在飞机上,我们度过了最漫长的早晨,追逐着太阳的脚步,绕着地球从东方飞往西方。20多个小时的飞行,国内已经是夜晚了,加纳还是中午,中国和加纳的时差间隔了8个小时。近一天的飞行之后,我们从冬天飞向了夏天,一下飞机就感觉到加纳的热情,热浪迎面扑来,穿着长衣长裤的我们个个热得汗流浃背。
    加纳是非洲西部的一个国家,位于非洲西部、几内亚湾北岸,西邻科特迪瓦,北接布基纳法索,东毗多哥,南濒大西洋,海岸线长约562公里。地形南北长、东西窄。全境大部地区为平原,东部有阿克瓦皮姆山脉,南部有夸胡高原,北部有甘巴加陡崖。最高峰杰博博山海拔876米。加纳首都阿克拉(Accra)是世界上最靠近0°经线和0°纬线的赤道区百万大城市,系西非地区重要航空港,与伦敦、阿姆斯特丹、苏黎世、米兰、纽约、亚的斯亚贝巴及周边国家均有直达航班。加纳因盛产黄金,独立前称“黄金海岸”。加纳被称为“可可之乡”,据说全世界每6块巧克力中,就有一块原料来自加纳。

    首都阿克拉科托卡新国际机场虽然条件无法和国内的大型机场媲美,但来往的都是国际大航班,这个机场于2004年启用,年旅客运送量约为12万人次,是西非地区重要航空站,共有近20条国际航线可以直飞欧洲、美国、南非和西非各国。

    17日北京时间22点,加纳时间下午14点,走出机场,一眼就看到中国大使馆经商处的柴参赞和李秘书以及第五批医疗队的队长和队员们前来接机,感觉非常亲切温暖,大大减轻了我们在异国他乡的陌生感。
    在这个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让我感受到大使馆对于旅居国外的中国人的重要性。在广州登机的时候,作为队里兼职出纳的我,保管了队里所有队员的传染病检疫卡和预防注射卡。我将这袋重要的东西放置在了自己的小行李箱中。由于我们都携带了随身小行李箱,结果飞机上行李架位置不够放,需要再托运行李,就取出了三个小行李箱去托运。我们的行李箱都是一模一样的,箱上贴着“China Medical Team”的统一标志,结果我的箱子也被托运了。
    下飞机后,工作人员马上开始检查每人的传染病检疫卡和预防注射卡,可我需要取出我的小行李箱才能够拿到这些卡。这个时候考验着我们的集体智慧,队长和翻译出面和检疫工作人员交涉,表明身份我们是China Medical Team,我们都是医生,态度诚恳地请求他的帮助。Doctor(医生)在非洲是很有身份的象征,非洲人对医生都非常客气和尊重,检疫人员破例允许我和翻译申屠益芳教授一起先出去取行李,再返回带领队友过关。我那半年培训的英语口语终于派上了用场,虽然不够流畅,但基本将意思表达清楚,申屠教授和我一个彬彬有礼,一个婉转请求,居然一路绿灯通畅无阻地穿过一个个关口,去到行李提取处,中间遇到的几个机场工作人员都非常热情地带领我们穿过快速通道。
    在行李提取处,我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行李箱,箱子上贴着国旗标记真的是太醒目了。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国小伙子看到我们手里的行李箱,走过来问:“你们是医疗队的吧?我是经商处的李秘书。”,在了解了我们的情况后,立即表示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他来处理,让我们跟着他就行。那一刻我提起的心才妥妥地落了下来。在陌生的异国他乡,遇到困难的时候,有位中国大使馆的人说这么一句话,我相信每一个华人都会非常感动的吧。


    这是我们下榻的酒店G.S. Hotel,是由中国甘肃华陇集团公司建造的。在酒店旁边,有一栋原本属于该集团的员工宿舍,腾出来供我们医疗队居住,感觉到我们中国人在海外是团结互助的,帮我们医疗队解决了很多生活上的后顾之忧,提供了一个安全舒适的居住环境。

    2016年12月18日,阿克拉  晴
    阿克拉的阳光似乎更灿烂一点,早上6点的阳光已经发挥它无与伦比的的魅力。美好的一天,美好的心情,随着第二天的太阳一起升起。

    珠江医院援加纳医疗队员代表全体队员,提前祝福国内的领导同事们、亲人朋友们元旦快乐!新年快乐!远在万里之外的异国,我们深知自己就是医院和大学的代表,请大家放心,我们一定会加油的!

《南方医科大学报》数字版
  • 投稿邮箱:xcb@smu.edu.cn
  • 新闻热线:020-61648769

人 物

【典型风采】吴爱军:在岗位发挥“老黄牛”

【典型风采】吴爱军:在岗位

——记模范共产党员吴爱...[详细]

【典型风采】马林:任劳任怨做好每一件事

【典型风采】马林:任劳任

——记模范共产党员马林...[详细]